陌上清风

嗨呀可爱的孩纸点这儿!↓
画手发画了!高兴!(。)
爱一个人就要all TA的危险分子
目前D5狂热粉
躺在佣园杰园坑底,基本跳不出来了。
不过最近躺进了许多真.北极圈cp甚至自己还开了个tag【这也太冷了吧!!】
过激园吹不解释。
园丁姐姐嫁我啦!!!all园磕爆啊!
本命皮肤cp是理发师×牛仔园,弹簧手×花童,绯鹗×花匠,刺客披风×草莓红,写文的时候基本【高亮】不拆,但会有大三(N)角

比起小红心小蓝手更想凑表脸地要评论。
我有故事,你有酒——等等我不会喝酒——牛奶吗?
爬墙速度叹为观止,但不会弃掉呆过的坑。
想毁灭世界【????等等】

【all园】艾玛滤镜下的大家Ⅱ

依旧是,沙雕。
看到的人的互动都是友情向。
cp仅all园
殓园装作是贺文好吧?好吧?
以下正文

——————————
杰克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追到了艾玛,让我们为他鼓个掌。
……不,里奥先生,我开玩笑的,您别当真。

可事实摆在眼前,艾玛真的和杰克在一起了。
黑白俩人大概要在阎王给的假期里重/操/旧业了。

—以上为故事背景—

【你的每一个瞬间,都值得被定格呢。】

约瑟夫一直很好奇一件事。
在那么压抑的气氛衬托下的诡异庄园中,那个女孩凭什么能做到每天对一切事物都笑意盈盈。
他真的很好奇。

……这也不是您一个月都在尾随偷拍人家的理由好吗约瑟夫先生,你现在像个变态痴汉啊!

艾玛今天下楼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围在约瑟夫身边。
她好奇地凑近包围圈想一探究竟,发现原来是摄影师先生在给大家看他最近的作品。

「是在湖景村的大船上拍的日落。夕阳的余晖撒在碧蓝的湖面上,给它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远处有飞鸟的影子,它们似乎正飞向太阳。」
“天啊这个湖景美翻了啊!”
“被丑爷追着的时候都没来得及欣赏……不过约瑟夫先生你是怎么做到同时四挂并拍照的啊???”

「红教堂逃生正门拍的婚礼会场。尽管空无一人,但仍能感受到它败落前的宏伟壮丽。身着花嫁装的美智子小姐眼神空洞的望着镜头的方向翩然起舞,美到令人窒息。」
“啊啦,妾身原来能被拍的这么好看吗~”
“呜哇……美智子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女魔头的形象,这倾国倾城的美人我不认啊!”
“威廉.艾利斯你找死?!”

约瑟夫微笑着聆听大家的赞赏,翻开了下一张写真。
这才是重头戏哟。

「大约是在午间,艾玛穿着草莓红在后花园里洒水。约瑟夫拍的角度是在侧面,刚好能欣赏到艾玛认真工作的样子。这个女孩连干活的时候都是笑着的呢。」
“……约瑟夫先生,这照片卖吗?”

克利切被奈布和瑟维捂着嘴拖下了场。
在被约瑟夫砍之前。

「小姑娘用拿着螺丝刀的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站在被破坏的狂欢之椅前,一脸坏笑的对着镜头吐了吐舌。」
“……”
“艾米丽??艾米丽你怎么晕过去了艾米丽???”
“卧槽玛尔塔你怎么也??哎哎谁来帮忙搭把手啊???”

杰克默默擦着刀,速度之快让裘克遍体生寒。
“伙计,要起火了哦。”
“呵呵。”

约瑟夫一言不发地从背后又拿出了几张照片。

「杰克泼妇跨栏.jpg」
「杰克被奈布砸板砸到表情扭曲,愤怒的神情中夹杂着想揍又揍不到的痛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快人心哈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谢小兄弟这是叫活该吗哈哈哈!!”
“非也非也,此为‘天道好轮回’哉。”

杰克.罗斯:以上发言的各位我一个都不会放过:D

“噗……杰克先生这个表情显的好委屈啊www”

杰克.委屈个屁.罗斯:艾玛连你也?!!!

杰克:拍照的,出来挨打。
约瑟夫:是摄影师,文盲变态。

文化人的报复手段就是不一样(。)
——————————

伊索.卡尔在给艾玛化妆。

“哎?要给我化妆?”
听到伊索的请求后,艾玛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她甚至看到了伊索的狗狗耳朵在扑棱。
“可可可可是你不是……”入殓师吗?????

啊,耳朵耷拉下来了。
“好啦好啦答应你就是啦!”

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伊索先生你……”
“给活人,第一次化。”
“诶?”这个人有读心术吗?!
“感觉……挺好。”
“艾玛……伍兹小姐你的皮肤很好……感觉……很好……”
伊索觉得自己紧张的要爆掉了。喜欢的女孩就在自己面前,让(杰克:呸)自己给化妆!!我在做梦吗!!
深度社交恐惧症的入殓师逼着自己把注意力从艾玛小姐的脸上转到别的地方。但是化得就是脸啊!可看着她的脸就……就……

“卡尔先生?”艾玛把手放在伊索面前晃了晃,“怎么突然停了?”
“……化好了……”就紧张地没法正常发挥啊。

此刻,一位开了雾隐的绅士偶然路过。

“卡尔先生给男生化过妆吗?”
“……没。”
“要不练个手?”
“好啊,可是……”
“杰克先生!来化妆吧!”

……找谁呢。
……他们吵架了?

杰克.真的只是路过.特地开了雾隐咋还是被发现了呢.罗斯:??????

伊索默默从自己的化妆箱里掏出来一个比刚刚给艾玛用的散粉大点的盒子,抓着粉扑往杰克脸上就是一顿糊。

艾玛.宇直.脸好用不着化妆品(也没钱买)所以对此一窍不通.伍兹:哎?这个盒子比给我用的那个要大点耶,有什么区别吗?

伊索回答得气定神闲:“你那个女士专用,这个男式的。”

“哦哦是这样啊,卡尔先生在化妆方面真是太厉害了!”

伊索忽然有些心虚,悄悄地把盒子上的“爽身粉”仨字儿转到了艾玛视线的死角。

不要轻易得罪化……入殓师。

“哈哈哈哈哈你今天是摔面粉里了吗还是玛尔塔的信号枪换料了哈哈哈!”
“……那个入殓师做了什么!!!!”

评论(1)
热度(188)

© 陌上清风 | Powered by LOFTER